您好,欢迎来到站长资源库!分享精神,快乐你我! 
  • 首 页
  • 留言求助
  • 当前位置: > 最新新闻 >
    追踪报道刘进怀控告伊川县鸦岭乡亓岭村支书李武伟村长王东方
    时间:2018-11-05 18:04 来源:互联网 作者:社会头条新闻 浏览: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刘莉报道  2018年11月5日记者在国家信访局遇到了河南洛阳的访民刘进怀,他正在排队。记者问他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他告诉记者还没有解决,他再一次向记者展示了证据和信访材料,希望媒体能够关注报道,促进他的事情早日解决。早在2017年3月3日记者曾经采访过他,他当时也是来北京信访。他要控告村支书和村长,要求政府严肃查处,为他主持公道。他说,他是伊川县鸦岭乡亓岭村村民,因为撤学并校上访问题招致村支书李武伟村长王东方不满,他们雇用村霸刘武灿于2016年3月28日将刘进怀打残,至今没有得到处理。期间村支书村长活动公安对其做了假的法医鉴定,后来洛阳市巡视组接待了刘进怀,要求伊川县政法委给予立案查处,可是伊川县至今没有对刘进怀被打残一事做任何处理,无奈之下刘进怀才进京上访。

       现将刘进怀反映情况材料和证据刊发,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尽快调查处理。记者将继续关注事件的进展。

     
    反  映 材 料
         我叫刘进怀,男,汉族,1952年12月3日生,住伊川县雅岭乡亓岭村10组。身份证号:410329195212031035。我向政府和有关执法部门反映本村支部书记李武伟、村委主任王东方俩人组织村两委、组长、群众代表、党员, 煽动村民围攻乡、.县、市、省政府及公安局非法上访,又利用外边黑社会人员恐吓、毒打村组长·,又致我受伤残的行径,又串通公安作假鉴定解决无果的案件总体反映:
        一、借以“为村办好事”为名,不让政府撤学并校。
        在2015年元月份,伊川县人民政府対我村下发文件,让亓岭村撤掉中学留小学,村两委本应该对此决定, 配合政府做好宣传工作,平息民众的反对心理。然而在身为支书李武伟、村长王东方的鼓励下,极力予以反对, 欺上瞒下,并预谋组织煽动全体村民,幕后指挥让去围攻政府,非法上访,故意制造社会不稳定局面。
    当时,村两委召开扩大会议·让人通知,利用高音喇叭广播, 让村两委全体干部15人、各组长26名、全体党员到约几十人, 群众代表约80人.都到村部开会,他俩表态:反对政府对本村实行撤并学校,各组召集村民,凡所有为此事出力出工人员, 每天50元的误工报酬。
        从第一次的2015年8月19日至2015年9月13日,支书村长让村里拖拉机、三轮车等运输工具,先后六次去乡、县、省政府和公安局上访围攻,最多人员高达几百人之多出动,逼迫政府妥协,收回政府文件不能对亓岭村撤并学校。此事直到2015年9月13日,他俩又派8人到乡书记姬素娟处得到撤九年级,保留8年以下班级的决定后,才使亓岭村平静下来。
    为此支书村长高兴万分,认为替百姓办了好事,已彰显了自己的身份;也表明了他们的“工作能力”,为村历史写下了“重彩一笔”。阳奉阴违目的得以实现。
        二、支书、村长违约承诺,激怒村民再次上访。
        上述一条证实政府与村协商成功,支书村长将功绩在自己的头衔上耀武扬威显摆,但村民们提出的多次多人的出动,要求工资报酬时,支书、村长两人相互推诿,迟迟不予发放全额工资,偶尔一半的发放也并不报全,多次的反映对运输工具、人员的工资反映,上访,他俩竟出歪招镇压村民与组长。
    在2016年3月28日晚7点钟,针对组长们替前期上访村民讨要工资,他俩又是宣传、喇叭吆喝,再次召开村两委扩大会议。在开会现场,村支书李武伟、村长王东方指示村委干部刘武灿对准替村民要钱的17组组长刘学森大打出手,在众人解劝和拉架下,是李陪征解劝让我送走刘学森回家,我在半路未送完刘学森时,打手刘武灿在我背后,对着我的头部又是一击(硬物件)将我打昏倒地,最后导致我不省人事,两天后在医院才苏醒(后才知道支书、村长召集是村外黑社会),后由刘志愿、王坐都将我送往伊川县人民医院救治, 诊断为“头破血肿、左眼外伤,眼匡增宽,面部外伤、鼻骨骨折、脑震荡、左侧胸部软组织损伤”住院11天,因鼻骨骨折特殊伤情又急转洛正骨医院住院九天,因无钱好转出院。共花去数万元。加之误工、护理等损失惨重,现留有严重后遗症。更是精神受到更大损伤。(有伤情照片,有住院病历及证据)
    为此事,支书李武伟、村长王东方他俩以权报复,以公报私召来黑社会与村委干部刘武灿无故行凶打人,致我受伤残,向公安反映。但公安表态让鉴定,有了鉴定再处理打人凶手。
        三、村干部与公安袒护凶手,对我做违法鉴定。
        我被打的当日现场,公安不出警不调查,三天后才给我了解案情,还说让出院后作鉴定。拖延抓凶手时间,作凶手的保护伞,他支书、村长,打人凶手相互串通公安一拖再拖。
        第一次在伊犁川公安不按实际伤情作出“轻微伤”的假鉴定,第二次派出所又引我到洛阳,干警与法医串通,不按实情鉴定,不到正规有法医资质的机构,而我又带我到无资质的机构去。不主持公道的法医对我的病历采取涂改、少写、漏掉,改变病历单,进行弄虚作假,暗箱操作,鉴定长达6个月有余,至今从不告知结果,有意拖延假鉴定隐瞒实情,是违法者逍遥法外不予处理。但此事我反映到洛阳第一巡视组,批示让伊川县政府处理,但伊川至今还是不予过问解决,一拖再拖。
        综上:作为一村支书,村长不带领村民搞好经济奔小康,而是以仗职权对抗政府制造混乱匪霸一方,并以吃喝行贿买官,跑官形式违犯中央的八项规定,利用黑社会会毒打村民,给社会政府制造矛盾,影响社会稳定。致人伤残至今得不到法律制裁。故此反映:
    请求政府执法部门尽快调查处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反映人:刘进怀
                                             2018年11月5日 (责任编辑:社会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