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站长资源库!分享精神,快乐你我! 
  • 首 页
  • 留言求助
  • 当前位置: > 最新新闻 >
    致长治市潞城区委秦苏良书记并纪委牛红宇书记一封反映举报信
    时间:2020-11-09 09:18 来源:互联网 作者:社会头条新闻 浏览: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习总书记在他的一篇《心无百姓莫为“官”》的文章中指出: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的一桩桩“小事”是构成国家、集体“大事”的细胞,小的“细胞”健康,大的“肌体”才会充满生机与与活力。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琐碎的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有的甚至还是急事、难事。如果这些“小事”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就会影响他们的思想情绪,影响他们的生产、生活。

    2008年底至2018年九年期间,我村部分村民对申保红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短短的九年中,丧失党性、人性,利用操纵、掌控我申庄村集体政权(村长、支书)的便利条件祸了集体、害了百姓、坑了邻居、肥了自己等贪而无厌的恶劣手段,使自己一跃升为远近闻名的亿元身价暴发户。举报人将其阴险、狡诈、吃人不吐骨头的累累违法犯罪行为,向你们二人各自主政的区委、纪委数次进行实名反映举报,均如泥牛沉入大海、杳无音信。致使我村四百多户,1500多口村民至今仍居住、生存在高危险、重污染的采煤塌陷区,生命与财产朝不保夕。由于你们二人各自主政的区委、纪委门难进、人难见、脸难看、想要你们为老百姓办点实事更是难于上青天!为了1500多名老百姓的生死存亡,我们不得不以网络形式对申保红累累违法犯罪行为再次向你们反映举报:

    一、申保红独断专行、一手遮天,把我村整体搬迁视为他个人大发横财的摇钱树、聚宝盆。其涉嫌变相侵吞巨额搬迁费的重大犯罪嫌疑。

    1、山西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公司)究竟给了我村各项搬迁费是多少?各项搬迁费是通过什么形式、程序计算决定的?至今我村广大村民对此毫不知情!是谁赋予申保红这个资格与权力的?为何如此重大事宜要对我广大搬迁户进行隐瞒?至今不敢公开?其动机、目的何在?

    2、搬迁评估公司究竟是谁聘请的?评估的依据是什么?至今我村广大村民对此毫不知情!究竟是谁赋予申保红这个资格与权力的?

    3、新村选址、规划、房屋结构关系到我村广大搬迁户子孙后代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据我们了解潞安集团几次找申保红,把他们紧邻矿业集团地域优越的废旧水泥厂作为交换我村山岭上的新建村址(作为新建现代化焦化厂的厂址)。并承诺新村农户的暖、电、水全由潞矿负责供给。如申保红答应潞矿的提议(同时也是我们全体村民的共同呼声),不仅给我新村建设解决了大笔资金,同时广大村民又能利用潞矿的地域、交通四通八达的优势,发展各自的经济收入,而且焦化厂又能为我村安排大量的就业岗位。但申保红为了保他个人独资、私有的养殖场、混泥土搅拌站、洗煤厂,置我全村搬迁户呼声、子孙后代百年大计于不顾,丧尽天良,依仗权势拒绝了潞矿的提议方案,浪费了巨额搬迁费,把我四百多户的新村建在了荒山野岭之上。申保红真可谓我村的千古罪人啊!

    4、农民的住宅不同于非农户的住宅,我们有农具,要堆放庄稼粮食,要养牛、羊、鸡、鸭、猪。但申保红在荒山野岭上新建的新村住宅,不要讲上述的存放、养殖条件,就连出入通行道路也极为狭窄。在这里不得不再次说声申保红为了他的三个私厂,坑害、坑苦了我整个村子的子孙后代啊!简直是丧尽了天良!

    5、新村建设至今历时近六年,我村仍然不能够顺利搬迁,广大村民至今仍居住在煤矿塌陷的高危区,但申保红却在搬迁施工中赚了个盆满钵满(仅他的搅拌站供混凝浆一项至少净赚五千万元),然后远走高飞,花费巨额培训费进入北大“深造”。

    二、申保红在执掌我村支两委大权期间,为了扩建他个人的三个私有企业,堵河道、毁树林、非法破坏、圈占集体土地近二百余亩。

    三、申保红三个私厂除占集体废旧造纸厂外,加上破坏、圈占耕地近三百亩,但每年合计仅给村集体上缴四万多元。更为严重的是其中有二十余亩个人承包地,每年每亩由村集体支付承包户六百元,二十余亩每年村集体就得替申保红交纳一万二千元,仅此一项村集体就支出了十多万啊!申保红的行为己严重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342条、344条、275条之规定!及严重涉嫌侵吞集体资金罪!

    四、申保红依仗职权不惜采取堵河道、淹土地、毀树林等破坏手段扩建他的私厂,给我村在雨季洪涝之期带来了重大安全隐患。

    (责任编辑:社会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