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站长资源库!分享精神,快乐你我! 
  • 首 页
  • 留言求助
  • 当前位置: > 焦点新闻 >
    广州增城廖松杰向中央巡视组举报申冤
    时间:2018-04-09 15:43 来源:互联网 作者:社会头条新闻 浏览: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举  报  书
    中央巡视组领导同志:您好!
        举报人:廖松杰,男,1956年9月25日出生,汉族,原身份证住址是:广东省增城市荔城街廖村隔塘旧村10号,身份证号码:44012519560925245X,现租屋通讯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湘江路164号,手机号码:13710569471。我要举报我们增城区人民政府和增城区人民政府荔城街道办事处,以及我们廖隔塘村委会的领导,失去了公平正义,失去了天理良心,官官勾结,残酷欺压百姓,剥削人民,以及那些有意维护贪官,纵容黑恶制造枉法裁判的法官,而造成了我7宗冤案,3宗告尽广东也无法解决,4宗还未得到合理的书面答复。
    被举报人:1、原2007年增城市委书记朱泽君、市长叶牛平、信访局长姚国昌。
              2、原2007年增城市荔城街镇委书记刘荣照、镇长吴金成、张华义、
                 街道办陈希主任、信访办主任郭永佳。
              3、我们廖隔塘村村委会违反合约,提前收回我承包地和造假证
              4、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
              5、增城区人民法院。有理有据告官案件全部不受理。
              6、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理有据告官案件全部驳回终结的。
    事实和理由:
        在朱泽君和叶牛平以及荔城镇刘荣照、吴金成及陈希主任当领导时,在2007年广东省级S119公路征收时,他们补偿给我们农民的土地和青苗、附着物合共每亩最高只得5000元,我种了21年的大荔枝果树,最高为2000多元一亩,等于广东省征地补偿的法规十分一都不到的补偿价补偿给我们农民,真的是我投资出去的农药钱也拿不回来,简直是贪官不理民死。另外,我们增城政府实际补偿给我村委会的共为156万多元,但私自和我村委会签补偿协议书里公开让群众知道的只得15万多元,明的与暗的相差140多万元来欺骗我们群众。到底又是谁指使的呢?增城区信访局和荔城街信访办行政不作为,上访无回复,而且我被公路征收的案件上访长达1年多才出一份弄虚作假的回复给我,我200亩林木被没收的案件我上访要历经过百次长达6年多才给一份弄虚作假的回复给我。直到2017年11月和12月出的回复也没有一份不是歪曲事实和弄虚作假的,简直就是有意和党中央的反腐斗争对着干。另外,我被毁灭了果树、房屋家产之后,荔城街政府每个月都要预支钱给我做租屋和生活费用钱的,每次都是由荔城街道办事处的陈希主任叫我写了预支单据,签好名字和打好指模,再过三到四天才可以支钱给我的,但在未出判决书时,陈希主任叫我签了一份预支2万元给我的单据,但根本没有钱给我,最后我只有多次要求陈希主任把那份未支钱给我的单据归还给我,他只是说遗失了,最后我和我的一位亲人问他要求把我签有名字和打有指模的单据退还给我,他只是说早已交回了我们村委会。这样的事情他们一定是贪污了我2万元去了.我三宗告尽广东也无法解决的冤案,分别为35.4亩果树,0.7亩建筑附着物,当中还有98平方有房产证的宅基地房屋和一切家产,以及200亩林木,再加被供电部门砍死很多种有27年的大荔枝果树,这么多的财产合共只告回了60多万元,由2017年2月就凭我村委的领导说了一句:廖松杰你已没有钱了,此后直到2018年的3月28日已有一年多了,也未有支过任何一分钱给我做生活和租屋住的费用钱,他们也不和我对数。目前我的生活来源靠的是亲友支助和乞讨为生。真的是民不聊生啊!
        我要举报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2009)萝法初字2号,审判长陈科、审判员金霞,此案是增城法院不立案,才到广州中院立案,再转到广州市萝岗人民法院的,在审理途中只因法官没有我真正的申辩权利,增城政府和荔城街政府也伪造了假证据,还请了我村的干部廖满洪、廖伯桂、廖国东在法官面前说假话、造假证,审理了17个多月才作出了一份枉法裁判。我的案件历经广州市中院和广东省高院,以及广州市检察院,最后当我案件申诉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时,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在2012年8月就叫我到去重审过一次,在2012年9月又叫我去重审一次,2012年10月26日又叫我到去,由萝岗法院的正院长吴振主和副院长潘小登和金霞法官亲自接访过我,并亲口表态要依法合理解决我的案件。一共叫我签过三次笔录书,最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裁定不受理时,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重审两次,院长接见一次,连口头答复一句也没有了。到底又是什么原因呢?最后一次又一次法律人士和我到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以及广州市中院、广东省高院、广州市检察院和广东省检察院申诉也无法申冤了,只听各级的法官和检察官说,我们受理过的案件就算是错了,我们都是有权不再受理的。在2018年初我得知国家有新规即有理打不赢官司和应当立案不立案申请监督找民事行政监督局的事,我和一位姓陈的法律人士先找了增城检察院民行局,领导就指我们到广州市找民行局,但领导就指我们找广东省民行局。所以我们在2018年3月7日一位姓陈的法律人士和我到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找民事行政监督局。在上访时拿出一切真实资料证据说明给检察官听,最后只听那位自称叫邓为为的检察官对我们说;凡是他们出过裁定的,就算是错了,我们也是有权不再受理的。最后经我和姓陈的法律人士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了解过才知道,原来那位邓为为就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监督局监督处的处长。作为这样有大权在手明知是冤假错案都有意不理的叫我们怎样申冤呢? (责任编辑:社会头条新闻)